君临,顾北尘

#是个文手,我知道我文笔不好。而且我废话多

*圈名君临,顾北尘,语C圈的一个沙雕,主皮圣殿邦,御龙在天邦(这个是史向皮(还有我真不打韩信))

#虽然是个沙雕,但是我爱骑士长,他太可爱了。

@我希望多一点人扩我这个沙雕,我很有用的,我可以抱你安慰你亲亲你,还会说情话,广大单身女性最爱不谢。

***请写文的信邦太太多写写骑士长吧,君临在这里跪求了,他这么可爱我真不忍心看着他凉凉唔啊啊啊QW/

✘真的腐男了,嗯,还是个0,真对不起自己的父母。这就断子绝孙了。打字总是错字别在意√

#王者里吃all邦,双邦,信邦等等邦受,吕云,云亮……备香!!!其他一般。咳咳……

#我还是个楚留香老狗,捏了个骚不拉几的武当,在……那个叫……龙泉夜鸣?,名字叫华山哥哥来呀。130级谁都打不过,真……骚的一批撩完华山就跑。华武里面的咸鱼(入党没有交党费)

#原皮邦原皮信真的是不逆不拆。我觉得小骑士白搭,都行√(我jio的可以……)

#我拒绝信白,因为被ky骂过,心痛,接受不了。多见谅(鞠躬)

✘请给我这个可怜的孩子一点关爱√喜欢我的话真的可以关注的。我觉得我还是活着的(我还可以写文!(吐血))

土味情话真不想了解一下了。(R瑞是真的好)

ooc严重,真不要打死我。我觉得弗兰克也是很美好的了。

沙雕剧情谢谢。我还想活着。

这里君临认识一下。

我不知道什么啊。

就是……日常【?】


今天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RK正在调戏他的瑞琪。

RK指了指一旁的一些东西就开了口。


RK:这件干净的衣服是我的!

    瑞琪:等等,那不是我的吗?

RK:这件亮晶晶盔甲是我的!

    瑞琪:?这是我的盔甲啊?

RK:这个骑士头盔是我的!

    瑞琪:喂喂!我的头盔!

RK:这把传承之剑是我的!

    瑞琪:我?我的剑……

RK:这个漂亮的大披风是我的!

    瑞琪:披……披风

    瑞琪:弗兰克,送客!


这时弗兰克突然冲进来瞪了眼RK。


弗兰克:是!瑞琪团长!


RK趁着机会亲上了瑞琪又看了眼弗兰克。


RK:但是……穿着这些东西的人,是我的。

    瑞琪:你是看不见弗兰克吗……


瑞琪指了指一旁已经石化了的弗兰克。


RK:弗兰克啊,我赢了哟,瑞琪团长我带走啦?


RK捞起瑞琪离开了是非之地只留下了弗兰克一个人风中凌乱。


——————————————————————

瑞琪:什么你赢了……【迷】

RK:瑞琪团长还不知道骑士团和我打赌的事情呐。【耸肩】

弗兰克:RK!你放开我们团长!【炸毛】

RK:哟哟哟,弗兰克队长生气了?愿赌服输啊。


瑞琪击杀RK

助攻弗兰克与众骑士

一个……沙雕图……特沙雕。咳咳咳,信邦意味不浓。

最后是我的沙雕介绍。

《抢亲,了解一下》(^p^)

《抢亲了解一下》

文/君临
梗/衍(爱她√这个梗真好)
(谢谢授权)
——————————————————
一半信邦一半双邦。
——————————————————
教廷特使x圣殿之光
街头霸王x德古拉伯爵
——————————————————
ooc严重,有雷,不喜误入。
——————————————————
这是废话:::D喜欢的点个赞(关注)嘛。
这是我出事以来的第一篇更新,以前的会补上的√
我文笔真的不好。
——————————————————————

在西方,有一对兄弟。

一个是闻风丧胆的圣殿骑士,

一个是臭不要脸的吸血伯爵。

那日圣殿之光上战场是吃了一口败仗被天降正义的吸血伯爵一把捞起带了就跑。

“哥~哥哥~你就从了我吧~你看我那么喜欢你,是吧?”吸血鬼好声好气的哄着那骑士长当自己老婆。

“滚,不要,不好,不是。”圣殿骑士拉着脸一脸我们是兄弟我们不可能的。

然后吸血鬼便把圣殿骑士的好友天堂福音抓了过来,“你要是不嫁给我,我就杀了他。”并对骑士长发起了要挟,按照剧情,天堂福音抱着剧本读了一句话“啊,救我。”

圣殿骑士念在旧情勉勉强强的答应了吸血鬼,并在一个礼拜后结婚。

天堂福音:什么时候放了我啊。

圣殿之光:我真不想答应他。

教廷的特使和街头的霸王听说自己喜欢的人要结婚便组织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抢亲。

————————婚礼当天————————

那吸血伯爵穿着一身黑色的燕尾服看起来十分庄严。而那骑士,则是被迫穿上了一袭白纱:“啧…混蛋吸血鬼!”那白裙短的只能侃侃遮住骑士长的大腿。

说句实话,在场的吸血鬼都大出血了。

就在婚礼进行了一半时,突然有一个吸血鬼狼狈的冲进了大堂。

“不,不好了!伯爵大人,教廷的带了十几万人马来!”

圣殿之光闻言开心的笑了:“终于来救我了!”

“领头的是谁。”吸血伯爵冷静的说完这句话搂紧了骑士的细腰并掐了一把。

“领头的一个是教廷特使,还有一个蓝头发的……应该是他弟弟。”那人说着有些紧张

“他们还说,是来抢亲的。”

“本伯爵的人也敢抢?”

“他们说的是,您和这位骑士,一起抢。”那人冒着虚汗,显然是怕了。

吸血伯爵轻松的捞起骑士长走向楼上的阳台俯视外面的教廷大军。“烦人。”他啧啧嘴嫌弃的撇了一眼两个领头的。

“你们两个受!!在一起不会有结果的!”街头霸王朝上头大嚎一声,吸血鬼看向骑士长。

脸都黑了。

不知什么时候骑士长已经拿出了佩剑往下面丢过去,一把扎街霸的马上。

街头霸王:凉了。

人仰马翻,穿的整整齐齐的街霸吃了一口土,特使在一旁偷笑被眼尖的吸血伯爵看见了,同样的招式同样的方法又是一把剑。得亏特使机灵。

教廷特使:呵,打不到。

“我们什么都不要!就要你们两个!”

街头霸王和教廷特使一套秀的一批的技能跳上去抱了人就跑。

街霸看着怀里穿着正装的吸血鬼:“你是小爷我的老婆啦!”,吸血鬼惨白的皮肤上染起了可疑的微红:“放开啊。”

骑士长可没这么走运了裙底被特使看了个干净不说,还被自己选出来的副团长夸好看,手下的骑士那表情。

啧啧啧。

特使发现了别人的表情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给骑士长披上。当圣殿骑士正在心里感激那人时。特使当众吻了骑士长。“宝贝,乖~”

骑士长本就微红的脸颊红了个透,特使好玩的捏了捏却遭到了骑士长的嫌弃。

“别看我……”骑士别过脸不看特使。

抱到了媳妇的两个人开开心心的骑上了马,给自家心上人带好了戒指之后准备回教廷来一场轰轰烈烈的婚礼。

——————————————————————

“骑士长,我爱你。”

“我也是,傻特使。”

“老蝙蝠我喜欢你!!”

“幼不幼稚啊。切……….”


没有啦!


德古拉:可我还是喜欢我哥。

街霸:qw/


我觉得骑士长是上帝给的宝贝!!所以太太们也可以写写他的,他这么可爱。!!(暴风哭泣)
虽然说骑士长是最正经的(bu)但说不定也是最骚的呢。(bu)
他有——————————辣——————————么,可爱。(暴风哭泣)
而且——我觉得小骑士百搭韩信啊。(咸鱼瘫))

占tag致歉

咳。一个群宣。(不你是什么玩意儿)

咳。一个王者语C的群宣。招点人。可以私设。其他随意。微审。咳咳咳。真微审。
我这里帅拒信白党。白信也是拒绝的非常抱歉。
不能聊cp
就这样吧√

@缘起缘洛 张嘴吃肉!

不怎么好吃。而且短。

嚼嚼就吐了吧。。

《不知道什么东西》

文/君临

有一点点信邦,一点点项虞,还有一丢丢白赢。

突然脑抽的产物。(滑稽)

ooc严重,不喜勿入。

以下正文↓

“混账!还不快给孤跪下!”刘邦大声呵斥韩信。

“陛下...”韩信声音有点小,随即单膝下跪。

刘邦满意的点了点头“韩卿起来吧。”

韩信笑了笑,站了起来,伸手楼住刘邦。

“陛下啊,信心悦你哟~”刘邦挑眉笑了笑,被韩信吻住了。

张军师冷漠。

萧相国跑了。

吕皇后捂脸。

陈平平自杀。

樊哙哙猝死。

刘玄德阵亡 。

西汉和蜀汉丸了。


以下....不正经系列↓

项羽:刘老三你没吃药的对吧。我怎么死在这种人手下,真丢脸。(扶额)

虞姬:霸王,我不爱你了。我决定改嫁。

项羽:虞兮虞兮奈若何qwq。虞姬别走qwq


嬴政:朕的大秦。。。是被这..这种人灭亡的吗????(气死)


白起:阿政别气qwq。别气。媳妇别气啊啊啊!!!



嬴政:(脸红)怪..怪物!朕让你这么称呼朕了吗!(炸毛)


白起二话不说抱起嬴政就回家。

真是。。

丧(gan)心(de)病(piao)狂(liang)

不怎么好吃的双邦

@缘起缘洛 三弟吃饭(肉)了
(日常喊饭)

咳咳。。。不怎么好吃的肉,好像只有肉渣渣。。。
@缘起缘洛 三弟吃肉了

emmm......乱涂系列。。(画风突变)
不要脸的打了信邦,有生之年画特使吧